八卦娱乐网主页 >  电影资讯  > 正文

《白日焰火》:赢不了的人生

甘诺颖 2020-01-29 19:23:10 八卦娱乐网 66℃

《白日焰火》:赢不了的人生

《白日焰火》剧照

  《白日焰火》是导演刁亦男从霍桑的小说《威克菲尔德》中得到的灵感:一个离开自己家的男人,躲在旅馆里,窥视自己的妻儿,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。刁亦男便把这个人物放在电影中的碎尸案主谋梁志军身上:他杀了人后,将自己身份证件放在被害人身上形成被害假象,而自己则成为了一个“活死人”以躲避警察的寻找,他在黑暗中监视着自己的老婆,并用冰刀杀死老婆的追求者。

  《白日焰火》很容易人想到东野圭吾的《白夜行》或者是《嫌疑犯X的献身》。东野圭吾的这两部小说的男主人公都有一种令人窒息的控制欲,当我们发掘到事件真相时,不由得被一种“比死更冷的爱”所击倒。尤其是《嫌疑犯X》,数学家的女邻居杀死了前夫,为了制造女邻居不在场的证据,数学家杀死了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,并将流浪汉剥皮,让警察误以为是女人的前夫,进而让女邻居摆脱嫌疑,他用自己天才的逻辑周密地设计了所有的环节,只因为那个女邻居曾经给过自己活下来的勇气。

  在《白日焰火》中,吴志贞说丈夫梁志军是因为杀了人才扮作“活死人”,起初以为他是因为吴志贞才杀死那个穿皮氅的流氓,但依照故事最后判断,那个人是被吴志贞所杀,而他应该算是帮忙碎尸而已,之后,他将自己身份证件放到了死者身上,自己却成了假死人,不能跟老婆在一起,却无法忍受老婆跟别人暧昧。从这个层面上说,梁志军杀人跟《嫌疑犯X》中的数学家杀人动机不完全相同,后者让人被一种“献身”精神所折服,而前者除了“献身”之外,还有一种“自私”。但是,梁志军一定是爱吴志贞的。不论是走心还是走肾,真爱是极致的“不择手段”。说“爱是放手”的人一定很无趣,他的人生必定乏味,而乏味则是一个人可以有的最低评价。

  因为审查和投资的缘故,刁亦男将原本的焦点人物从碎尸案犯梁志军换到了退役警察张自力。张自力的出场就带着伤痛。他与一个女人在宾馆打牌,做爱,车站分手时与对方纠缠不清,从那个离婚证上,我们得知,这是一个情感受挫的男人。紧接着,他办案失手,让自己的战友吃了嫌疑犯的枪子儿,自己也从一个警察变成了工厂的保安……新的碎尸案让他找到了那个干洗店的女工吴志贞,真正的故事从此开始……
  张自力为什么对吴志贞穷追不舍?是作为一个退役警察的情结么?或者是她被眼前的蛇蝎美女所蛊惑?亦或是他想通过破案而重归警队?导演借张自力之口给了一个说法,大致意思是——不是想赢得人生,而是不想输得太快。那他输了什么呢?老婆离婚、退出警队,生活无所依附。他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孤魂一样,带着过去的伤痛,站在迷惑的现在,看着没有希望的未来,其实,这是我们大部分人的现实状态。
  无论怎么说,有一个关键性问题始终让人疑惑。那就是——张自力到底有没有爱吴志贞?影片对此处理得比较暧昧。除了干洗店内的戏份,他们共有的段落是看一场电影、滑一次冰、去一次游乐场,这些都不足以表现二人的情感关系,他们之间更多的是互相利用和背叛。在最后一场戏中,大白天,吴志贞被警察带走,张自力在楼顶上放焰火为她送行,画面定格在楼顶的大全景,我们似乎被这种爱情的隐秘表达所折服,节制的情感顷刻爆发,那确是全片最令人激动的时刻。这正如我们对烟花的描述:它之所以令人动容,就在于它积攒了一生的能量,只为那璀璨的时刻。但冷静下来之后,我们再来看张自力这个人物,他或许是为了法律正义,或者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,出卖情感,这样的人是不会得到人性上的肯定,他越是浪漫,就越会让人感到厌恶。所以,张自力不是输得慢了,而是更快了。
  吴志贞虽然不是焦点人物,但却是全片的中心人物以及最后的拐点人物。因为她,几个人被碎尸,梁志军、张自力、干洗店老板都与他有着关联,她是一个圆点,向外发射所有的能量,于是,我们得以窥见——梁志军的为爱疯狂,张自力的自私冷漠,戴假发的干洗店老板有性冲动,无性能力。她是黑色电影中的必备品——蛇蝎美女,令人心旌摇动,或者葬身于她,或者抽身而去。在《白日焰火》中,吴志贞为求自保,出卖丈夫,本想依靠张自力,却又被那个男人出卖,我想,看到那个皮氅的一刻,她应该意识到,梁志军是最爱她的,所以,她选择了坦白从宽。她的人生同样输得惨败,即使最后楼顶上为他送行的白日焰火表演,都沦为廉价的浪漫。

  最后吐一句:摄影太烂、美术太烂、群演太烂,这三项直接将影片拉低了十分。

相关文章
热门浏览
热门标签